河南历史名人榜,看看你都认得几位?

1

远古

遂人氏在商丘说:我取火种。

伏羲氏在淮阳说:我画八卦。

神农氏走遍中原说:我尝百草。

黄帝在新郑说:打蚩尤个鳖孙去!

仓颉在洛宁(有说在商丘)说:我造字。

大禹在禹州说:我治水。

2

夏商周

少康(杜康)在伊川说:我酿酒。

王亥在商丘说:我经商。

洛阳人伊尹说:我做饭。

盘庚来到安阳说:我迁都。

安阳人文丁说:我铸司母戊鼎。

周文王在汤阴说:我创《周易》。

3

春秋战国

郑州人子产说:我改革。

南阳人范蠡说:我辞官经商中不

中?

鹿邑人老子说:咋不中!无为,无为。

商丘人墨子说:兼爱,非攻。

民权人庄子说:天人合一。

郑州人韩非子说:以法治国。

4

滑县人商鞅说:我变法。

淇县人王禅说:我创纵横捭阖学说了。

洛阳人苏秦说:我合纵。

河南人张仪说:我连横。

濮阳人吕不韦说:我出书。

上蔡人李斯说:我焚书。

登封人陈胜说:算你们有种!

5

河南人张良说:我运筹帷幄。

洛阳人贾谊说:我博学多才。

洛阳人桑弘羊说:我理财有方。

郾城人许慎说:我说文解字。

南阳人张衡说:哪里地震了?

南阳人张仲景说:我去救死扶伤。

6

三国两晋

曹植在许昌说:豆在釜中泣啊!

曹操在许昌说:孩儿啊,杜康酒可解忧。

诸葛亮在南阳说:我正忙着耕地哩。

温县人司马懿说:亮仔,又想花搅人哩?

中牟人潘安说:我才是中华第一靓仔!

新蔡人干宝说:我搜神,不搜帅

哥。

7

南北朝

太康人谢灵运说:我写诗。

淅川人范晔说:我写史(《后汉书》)。

北魏孝文帝说:我建寺(少林

寺)。

北齐文宣帝说:我也建寺(相国寺)。

泌阳人范缜说:哪有佛啊!哪有神啊!

长葛人钟嵘说:咋呼啥!听我来品诗。

8

隋唐

虞城人花木兰说:谁说女子不如

男?

偃师人唐玄奘说:别忘了我取经有功。

南乐人僧一行说:别忘了我测子午线。

禹州人吴道子说:别忘了我是“画圣”。

三门峡人姚崇说:我三朝宰相最有发言权。

武则天在洛阳说:瞎喷!还是我说了算!

开封人崔颢说:昔人已乘黄鹤去。

巩义人杜甫说:安得广厦千万间?

孟州人韩愈说:请老杜传道、授业、解惑。

洛阳人刘禹锡说:山不再高,有仙则名。

宜阳人李贺说:雄鸡一声天下白。

沁阳人李商隐说:蜡炬成灰泪始干。

9

赵匡胤在开封说:穿黄袍真得劲儿!

范仲淹在邓州说:要后天下之乐而乐。

司马光在光山说:我要砸缸。

郑州人李诫说:我要造房。

伊川人程颐说:谁在立雪?

汤阴人岳飞说:我精忠报国。

1

0元明清

焦作人许衡说:我订《授时历》。

沁阳人朱载堉说:我创十二平均

律。

温县人陈王廷说:我创太极。

巩义人“康百万”说:我家可比乔家大。

章炳焘在内乡说:是啊,比内乡县衙还大。

安阳人刘青霞说:我家资财千万,全捐了!

1

1

现当代

郑州人魏巍说:谁是最可爱的人?

杞县人穆青说:当然是焦裕禄。

唐河人李季说:还有王贵与李香

香。

卫辉人刘知侠说:还有铁道游击

队。

确山人杨靖宇:东北抗联路过。

巩义人常香玉说:还有红娘、白蛇、花木兰。

高洁在朝阳沟说:还有巧枝儿俺娘俩。

南召人王永民说:我发明五笔字

型。

开封人肖红说:我设计港澳区旗区徽。

开封人张武说:我刻“中国印”。

周口人洪战辉说:我也感动中国。

南阳人孙天帅说:我是不跪的中国人!

郑州人宁泽涛说:我负责拿金牌。

这就是河南人

河南人天生不爱表达,忠厚老实,外粗内秀,心里的话从来就羞于表达,有时急得脑门冒汗;

河南人说话不好听,一口浓浓的口音,伴着憨厚的朴实的语言,仍不被人理解甚至让人误解;

河南人只会踏踏实实的去做,跟河南人交朋友,你要有耐心,其善良纯朴的心要慢慢去领会。

河南人很难说出动感情的话,一旦说了,那可是一般人没有的勇气啊。

河南人,只可放心地去交往,绝对可交!

忠诚,是河南人历来的优良品德,最近感叹于一则调查报告,河南人的离婚率全国最低。

河南人眷恋着自己的故乡,无论走到哪里,都要证明自己是好样的,是实实在在的河南人。

河南人热爱自己的故乡,河南人特别重视老乡关系,共同的生活地域,共同的生活背景和氛围,共同的乡音,使出门在外的河南人在相互交流中既找到了亲切感,又驱逐心中的寂寞。

忠诚构筑了河南人生生不息的本质,而这忠诚的信念厚厚地渗透沉淀在河南人的心灵深处,一旦他们认准了值得为之忠心耿耿的事或人,就会忠诚有加,不会有丝毫懈怠,为朋友同生死,共患难,

两肋插刀,忠于爱人,忠于家庭,终于朋友。

河南人老实,不擅长经商,河南人做生 意不愿到南方来,南方人太精明,河南人没心计,不习惯勾心斗角,河南人宁愿吃亏,也不能忘记自己的本分,以诚待人,不管别人对自己怎样,我要真诚对待每一个人,这种为人处世之道,眼前亏可能会吃些,但最终笑到最后还是河南人。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请信赖我们河南人。做人要厚道,眼光放长久点,这世界还是我们老实人的。河南人是优秀的,细心的你就会发现河南人各方面都不差,经济、文化、体育,甚至读书的孩子,都是那么的刻苦、勤奋,天南地北的河南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撑起一片天

这就是河南人。

我是河南人

——施一公

我的家世比较复杂。在官方记录上,我的籍贯是云南大姚,其实那里是我爷爷的出生地,至今我也没去过一次。我父亲出生于浙江杭州,但生长于江苏、上海等地,后来在哈尔滨工业大学读书。我母亲来自江苏丹阳的吕城镇,高中毕业后考入北京矿业学院。父母大学毕业后选择到条件较为艰苦的河南工作。虽然我出生在河南、成长在河南,但我对自己是哪里人的问题一度迷惑,小时候的邻居和同学也总认为我们家是“南方人”。高中毕业后,我离开河南,才逐渐意识到对生长了18年的故乡的眷恋和感情。今天,无论什么人问我,我总是会很自豪地说:我是河南人。是的,我是生于河南、长于河南、地地道道的河南人。

我出生在河南郑州,两岁半就随父母下放到河南省中南部的驻马店地区汝南县老君庙乡(当时称光明公社)闫寨大队小郭庄。今年五月与母亲一起看《高考1977》,之后老人家很有感触地回忆起当年下放的情景。1969年10月的一天上午,我们一家六口人乘坐解放牌大卡车,从郑州启程前往从未去过的驻马店。我年纪小,跟着母亲坐在驾驶室里,一路上又新鲜又兴奋,叽叽呱呱说个不停。哥哥姐姐则是和家具一起站在后面露天的车斗里。虽然只有两百公里的路程,卡车却颠簸了整整一天,好不容易在晚上十点钟才到达小郭庄。我们的新家是刚刚把牲口迁移出来的一个牛棚,地上的麦秸杆子还没有打扫干净。父母点上早已准备好的煤油灯,忙着卸家具,哥哥姐姐则帮着搬运一些较轻的物品。面对陌生的草房,闻着怪异的气味,我抱着母亲不肯松手,哭着闹着嚷嚷要回以前的家。懂事的大姐把我抱过去,告诉我这就是我们的新家…

没想到,这间牛棚伴随我度过了幼儿时期的三年。直到1972年离开小郭庄,我们全家一直住在这个村西头的牛棚里。能干的父亲弄来高粱杆、石灰、黄胶泥,把整个房子装修一新。那时,小郭庄还没有通电,电线杆也只架设到光明公社和闫寨的大队部,村民们也舍不得点蜡烛和煤油灯,一般天黑以后就上床睡觉了。晚上,整个村子漆黑一片,只有看家狗偶尔叫上两声。1969年底,在征得村干部同意后,我的父亲带着我大姐和几个乡亲,买来电线、瓷瓶,竖起一个个电线杆,把电从大队部一直引到小郭庄。小郭庄成为附近十来个村庄中第一个通电的,这在当时当地是个了不起的大事!

父亲对村里的贡献得到乡亲们的认可,大家有事情都来找他商量,也常常请他帮忙。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邻居从镇上的百货店里买来布料,然后请我父亲量体裁衣,我们家的上海牌缝纫机在这时候也就成了全村的宝贝,父亲、母亲、大姐会轮流使用,尽量帮帮邻居。父亲除了裁缝,还会木匠活、剃头剪发、等等,我们家的大部分家具都是父亲亲手打制的。后来父亲还在全公社唯一的高中讲授数学。

母亲所描述的当时的物质之简陋、生活之艰酸,我都基本没有印象。经过许多年的过滤记忆,童年剩下的只有无忧无虑的淘气,唯一不尽人意的记忆可能是食物的相对匮乏。由于家里孩子多,虽然父母都有收入、吃饱肚子没有问题,但至于吃什么就不得不量入为出了。如果一餐有肉,除大姐外的我们兄弟姐妹三人一定会掀起一场大战,很惭愧那时我们谁都没有孔融让梨的觉悟。我是最小的孩子,可也是嘴最馋的一个。不论母亲把好吃的藏到什么地方,我总是能凭着敏锐的嗅觉把它们找出来偷吃掉,尽管每一次都免不了挨一顿揍,依旧屡教不改。1971年的春节,我还不到四岁,父亲从镇上买来十多斤五花肉,做成一大锅香喷喷的红烧肉,由我们几个孩子随便吃;一年多来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款待,我们都不遗余力;尤其是我,专拣肥肉,吃了满满一大碗。吃完后身体很不舒服,难受了整整两天,什么都不想吃;这次吃肥肉吃伤了身体之后我有将近二十年对肥肉犯怵,稍吃一点就会反胃、呕吐。直至现在,即便再美味的肥肉,我都心存疑忌、很少品尝。

家里吃的东西有限,我们就到地里田间自己解决,童年里淘食的经历是记忆里最大的快乐之一。其中印象尤甚的是当地人俗称的豌豆角子。翠绿的豌豆角刚刚长大、但里面的豆子还是瘪瘪的时候,其美味真是胜过天下的任何水果!把豌豆角从中间一掰,但不完全掰断,顺势从连接面上撕掉一层透明的膜,如法炮制再把对面的膜撕掉,剩下的部分往嘴里一丢,其清脆香甜难以描述。我们几个小伙伴猫在田里放肆大嚼,有时,一不小心,一根竹竿就会狠狠地落在谁的脑袋上,看田的魏大爷恨透了我们这些防不胜防的小害虫、下手从不留情。但是魏大爷知道我们一家是从省城下放来的,对我们很照顾。他的扁担从来没有光顾过我的脑袋,甚至他还会偶尔在傍晚时用衣服兜一袋豌豆角送到我家。作为感激,我能干的父亲会帮他理发以及过年时裁制衣服。

村里的人对我们一家都很照顾,也从没听母亲说过有任何被排外的经历。因此,尽管在那个贫瘠的农村只是生活了不太记事的三年,可是每当说起来,总觉得那里才是自己的第一故乡,透着一股发自内心的亲切与眷恋。

1972年,我们全家搬往40里之外的驻马店镇。离开那天,又来了一辆解放牌卡车。村里的众多孩子们围着汽车看来看去、爬上爬下,我的母亲从附近镇上买来两斤糖果,分给孩子们吃。这一次,我也随同哥哥姐姐一起站在后面露天的车斗里,车开起来后感觉到的大风真惬意!

在驻马店镇住了整整八年。这期间,我开始懂事,也有了很清晰的记忆。平心而论,镇上的生活比小郭庄要方便的多;但童年的我居然开始留恋农村生活、想念我的小伙伴,此后,这种感情长期跟随着我,影响着我对世界的看法。在我心中,记忆并不清晰的小郭庄似乎是我永远的故乡。

尽管从1985年赴清华上大学开始就基本没有再长时间地回过河南,但是那里依旧是让我最有归属感的地方。在美国如果能够遇到一个河南人,总是感觉分外亲切。海外的华人生物学家当中有不少河南人,改革开放后以CUSBEA第一届考试第一名身份赴美留学的王小凡、改革开放后在美国留学生中首先成为美国科学院院士的王晓东都是河南人。我和他们的交情也因为河南人的联系而更加深入和自然。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河南人的名声开始出问题。2001年我回国,似乎处处都不欢迎河南人。最可气的是看中央电视台的防盗公益广告,地铁里的乘客都说普通话,却偏偏让两个扒手之间用河南话交谈!真是岂有此理!这种明目张胆的不公平也更激发了我为河南人鸣不平的愿望。还好,还算有人主持公道,通过写书为河南人讲理,我自己也买了一本叫《河南人惹谁了》的书,边读、边笑、边生气!虽然书里讲述了许多对于河南人莫名其妙的误解,但书中的例证在社会上得到更广泛流传,也给对河南人不感兴趣的人们增添不少素材。

顺便说说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两件小事。一次是在美国东北部的佛蒙特州Killington滑雪,在吊椅上碰到一个中国人,很亲切地聊起来。我很自然就问道:您是哪里人?对方说:河北人。我说:哦,那咱们很近,我是河南的。这时对方不好意思地解释说:其实我也是河南的,在河北邯郸生活过两年,只是河南人名声不太好,所以外人问时总说自己是河北人。我听后真是哭笑不得:咱们至少都是中国人吧,不是有“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的道理吗?!另外一次是去中国南方某高校做学术报告,晚宴时某位校领导问我:施教授,哪里人?我答:河南人。他好像没听清楚,过了几秒钟,又问:您祖籍是……? 我如实报告了爷爷父母的出生地,他于是恍然大悟:哦,您是云南人呀!好像一切都顺理成章了,却绝口不再提河南,真让我哭笑不得。

回国不久的一次聚餐认识了清华水利系一位河南老乡,此君妙语连珠,因为同座的还有几位山东老乡,他就拿河南和山东比较,现摘录如下:

— 为什么河南人名声不好?那是因为别的省如果有人做了好事,都是用省说话,比如山东出了梁山好汉,山东有孔圣人;可出了坏事,却是用市县去说,比如,泰安有个杀人犯。可到了河南,反了。河南要有好事,总是说市,比如洛阳的牡丹,南阳的孔明;可是坏事呢,却一下子都说到河南省去了。这么一来,就好像山东只出好人,河南只出坏人了。

— 反正吧,我是这么觉得:山东也有好人,河南也有坏人。

闻言莞尔。其实全国各地,又能差多少?

从出生到18岁上大学,我有将近11年是在驻马店地区度过。所以,我不仅是地道的河南人;更准确点,我是驻马店人。今后您损河南人之前,最好四下观望一下,免得我在场让您下不了台。

后记:此文写于2009年8月中旬。9月26日,我携妻子儿女陪同母亲、大姐玉芬、小姐云楠在离开了将近37年后又回到了河南省汝南县老君庙乡闫寨村小郭庄。本以为不会有人再记得几十年前的事情,事实却与我的想象完全相反。几乎所有上了年纪的村民都出来了,热情地拉住母亲和大姐,自我介绍,问长问短,一再邀请我们住两天再走。很多村民得知我父亲早已辞世的消息后,纷纷向母亲表达感激、思念之情。临走时,他们希望我们带些土产回来。推让再三,我们收下六个刚刚从树上摘下来的石榴。这些乡亲的情谊让我感动不已。四十年前,他们就对我们全家照顾有加,我的父亲母亲也尽力帮助过当地百姓。今天,我用什么来报答这些父老乡亲的厚爱呢?

河南人怎么惹你们了?

我是河南人,所以我决定用笔来说点什么。

河南人现在在全国是臭名远扬。什么骗子,小偷,造假都是河南的代名词。河南人不讲信用,河南假货“全国闻名”。有人说十个河南人九个假,还有一个是盲聋哑。现在还有很多“段子”,也是一股脑的把脏水往河南人头上倒。连央视律师大赛也拿河南人当“靶子”。无论是律师,证人都说的是普通话,只在一个嫌犯交代罪行时说的是河南话——他是个骗子。有更厉害的:河南人间具农民的狡黠,商人的奸诈,官场的厚黑和泼皮的无赖。甚至连河南人爱吃面食也成了 笑柄。

河南人怎么了,其实我国最早的商人均出自河南。一位是范蠡,一位就是写出了《吕氏春秋》的吕不韦。

河南人怎么成了过街老鼠。河南人饱受歧视,招工,声明,不要河南的,不管你这个人怎么样,一看你是河南的,你就已经失去了机会。这与当年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有什么区别啊?正因如此,所以有些人不敢承认自己是河南人。有个网友是我的老乡。在交谈之初,他不愿意告诉我是那里人 ,当知道我是三门峡的才告诉我他也是河南的,他说别告诉别人我是那里人。为此我对他颇为反感,河南人怎么了,河南丢你的人啊。现在我有些明白,也许他遭受过让所有河南人都难堪的歧视。但是,作为一个河南人,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是河南人,河南是我们身上的烙印,他洗不掉抹不去,我就是河南人,我从小吃的就是中原土地上长出来的粮食,喝的是黄河的水,有什么理由不敢说我是河南人。

河南是农业省,所以农民多。他们说河南人土,那些在饭桌上说着挖苦河南人段子的人,吃的可能就是河南人种的粮食。农民怎么了,中国有多少人往上数三辈不是农民。农民怎么了,他们一年辛辛苦苦,面朝黄土,在地里扒拉一年,挣的可能还没有他们的一顿饭钱。中国什么人最苦?农民最苦,城市的下岗工人还有最低保障金呢,农民呢?农民担子最重,农民交的钱最多,农民挣的钱最少。

河南有个“著名”的爱滋病村驻马店市上蔡文楼村。可是患爱滋病的那些人并不是因为他们在外面胡来。他们是因卖血才染上的,只是因为卖400cc的血能为孩子换来40块钱的学费。作家周大新说,中原很穷,河南人已经受了那么多的苦了,三年自然灾害河南死的人最多。河南人是最中国的,河南人身上有的毛病中国人都有,他们不过是更集中,更典型罢了,你们笑他们不过是五十笑百步。

河南有骗子,有小偷,有形形色色的罪犯。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河南人都是坏人啊。况且只有河南有骗子吗?只有河南有小偷吗?只有河南有坏人吗?那为什么要以一概全,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呢?朔州假酒夺去了多少人的生命,震惊全国,你听过有人拿山西人说事吗?克拉玛依大火遇难人数多过洛阳,你听到过有人挖苦新疆人吗?那怎么什么事到了河南人这就要揪住小辫子不放呢?河南人怎么了,河南人不是中国人吗?那我们一奶同胞怎么会有如此之深的地域歧视呢?

我是河南人,我所看到的河南人活的实在,平和。在我的周围,许许多多的河南人踏踏实实的活着,他们很平凡,就如同路边的一棵棵树。在三门峡,每年冬天都有许多白天鹅从遥远的西伯利亚迁徙来这里过冬,黄河就是它们整个冬天的家。很多三门峡人会在寒冷的日子里为天鹅撒下食物。为了天鹅的安全,有些人长年默默的义务的守护着它们,为了这些美丽的生灵飞的更高,飞的更美。我想说的是,这些普通的人都是善良的河南人。

我知道河南落后,河南尴尬,作为全国人口第一大省,地上地下文物在全国名列前茅的文化大省,竟然没有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大学。当初中国科技大学是要建在河南的 ,可河南的一些领导却以养不起为由拒绝了。我们除了骂他们目光短浅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好大的一棵梧桐树夭折了 ,凤凰自然也飞了。我知道河南有很多的不足,但是河南也是在进步的啊,河南变化很大。所以希望大家到河南来看一看,河南并非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朋友,如果你到过河南,受过河南人的骗,对河南的印象很差,那么真的很对不起,但是请你相信,并非所有的河南人都是你所看到的那样。请你不要敌视所有的河南人 。如果你没有来过河南,没有接触过河南人,那么欢迎你到河南来,欢迎你来了解河南人 。简简在此向大家致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